屋顶绿化路在何方?
2017-11-06 21:26:03 来源:易绿谷官网 分享:
    20121219日,绿色和平组织与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联合发布了一则名为《危险的呼吸—PM2.5的健康危害和经济损失评估研究》报告。《报告》认为,在现有的空气质量下,2012年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西安这四座城市,因为PM2.5引发多种疾病造成的过早死的人数,将会达到8500多人,因早死而致的经济损失达68亿人民币。“中国式污染”已成为关系我国国计民生的头等大事,人们疾呼:城市亟需绿化。

迟缓“困”于思想

什么是屋顶绿化?屋顶绿化国际上的通俗定义是指一切脱离了地气的种植技术,它的涵盖面不单单是屋顶种植,还包括露台、天台、阳台、墙体等一切不与地面、自然、土壤相连接的各类建筑物和构筑物的特殊空间的绿化

屋顶绿化并非“现代物种”。人类通过考古发现 ,早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,在古代幼发拉底河下游地区(即现在的伊拉克)的“大庙塔”就出现了屋顶花园,然而真正的屋顶花园是在亚述古庙塔之后1500余年才发现的著名的巴比伦“空中花园”,被世人列为“古代世界七大奇迹”之一。

随着污染的不断加剧,各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环境问题,王仙民就提到了北京的雾霾问题,如何解决雾霾问题?王仙民说治理雾霾应从两个方面做起:一、控制机动车数量。二、增加绿化。怎样做绿化,做什么样的绿化?在城市绿化中,屋顶绿化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。

 

“实施屋顶绿化,是必然,是大势所趋,是发达国家已经走出来的一个成功的经验。几十年前(195212月)伦敦连续5天浓雾弥漫,满城咳嗽,5天死亡4000余人,此后两月又相继死亡8000余人,死亡总数过万。在付出生命代价后,英国政府痛下决心整治环境,他们的方法是“增绿扩水”。光“增绿扩水”还不行,还需对污染企业实行关、停、并、转。另外,要坚决淘汰“黄标车”,以最快的速度更换便利车。这里可能会牵扯到很多人的利益问题,会有人因而恨我,但我无私无畏,继续坚守这一观点。我认为在中国,戒车比戒烟更重要。”王仙民如是说。

 

“在生态文明方面,我国与国外存有巨大差异。其主要原因为认识不足。”王仙民解释道,在1846年欧洲制定的森林法中,明确表示“你砍我的树,我杀你的头。”在欧洲人的眼里植物跟人类一样重要,所以在欧洲处处可见那抱不过来的参天大树,而在我国却难得一见。

20世纪60年代起,我国便开始了对屋顶绿化的研究,然而几十年过去了,我国的屋顶绿化仍处于发展阶段,进程缓慢。是什么原因滞碍了屋顶绿化的发展?王仙民解释说:我认为在中国,屋顶绿化技术不是问题,资金不是问题,缺少的只是一个生态文明理念。关于生态文明理念的缺失,我们必须要正视。

推广“难”于技术

 

屋顶绿化难在技术。韩丽莉说,屋顶绿化和地面绿化有着非常大的区别,我们需要根据每个建筑的个性制定绿化方案,对号入座才不会出错。

在介绍屋顶绿化的发展过程时,韩丽莉提到,在人们对于屋顶绿化还认识不清的时候,有很多同行,甚至绿化界的前辈对在建筑屋顶做绿化安全不安全,产生了疑问。屋顶绿化该如何设计?她说应从两个层面考虑,一是建筑载体的安全;二是植物生长的安全。

“在实际的屋顶绿化过程,首先要考虑建筑载体的安全问题。因为我们是在建筑物上做绿化,如果说我们的屋顶绿化会危害到建筑的安全,该项目则不能顺利进行,可谓是‘皮之不存焉之有毛’”。

  我们可以在什么样的屋顶上做绿化呢?韩丽莉回答说,在屋顶绿化设计中,首先要考虑荷载,它是绿化能否进行的前提。其次,要考虑种植土的厚度。通常我们做屋顶绿化会加10公分左右的土层,按土的密度来算,每平方土的重量在50-100公斤,也就是说屋顶的承载要大于此。此外,在设计时还应考虑植物的重量等一些其他因素,比如说在刚开始种植时,植物非常小,重量也轻,但随着植物的不断生成,其重量也会相应的增加。综上所述,我们在屋顶绿化设计时要综合考虑设计内容的重量区间,种植土的厚度,最大能种植多大规格的树等因素。